Grandmaster

盗笔♡漫威

宗师x基x宗师的漫画。。 画风不错但剧情神雷

受不了这翻译腔 ...

月骸(Thor/Loki,Grandmaster/Loki,联姻AU)01

我最爱的一篇

杀马特之家:

Loki憎恨白色的衣物。

祭司们无视他的不悦。直到婚礼的前几天、萨卡星的使者看到他的着装给出评价时、他们才终于同意变更。

“首领并不喜欢白色的衣服,” 萨卡星的使者说。“他喜欢鲜艳的、欢乐的。白色太…单薄。”
祭司们皱着眉,仿佛不能理解“鲜艳”、“欢乐”这些词语的含义。

他们派人赶制了金色与蓝色的礼服,用料是异域进贡给阿斯加德的上等丝绸,无比细腻与温润。
直到来到萨卡星,他们才会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浪费。

金色的马车降落于地面。
远远地,Thor看着Loki从车中走出。
Loki穿着束缚行动的礼服,蒙着面纱。他看起来美丽而陌生。
他纤细的身体被丝绸包裹着,从远处看像只会被吹断线的风筝。
Thor站在Odin身后,跟着队列行走,拳头紧攥。

这个星球比他想象得还要荒谬。
与阿斯加德的典礼不同,这里迎接他们的是乱套的狂欢:花哨杂乱的彩带飞舞在空气中,人群激动地喊叫着、仿佛是什么未开化时代的娱乐斗兽场。姿态肃穆的阿斯加德人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。

Thor瞪着他的父亲,想让他看看这一切是多么离谱。直到此时Thor还在幻想父亲会在看到此情此景后带着Loki愤然离去。
然而众神之父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。

“Grandmaster,我为你带来皇嗣Loki,我雌雄同体的孩子,以请求你的协助,使两方人民走向永恒的和平。”

“哦?和平?”那个男人——Grandmaster,他的打扮与这个星球一样滑稽。听到Odin的说辞后他愣了一秒,Thor发誓他根本不记得与Odin做过什么约定。“哦,是的…和平……雌雄同体?”显然,Grandmaster有更感兴趣的事情。

Odin做了个手势,Loki缓缓转身,在此过程中他的面容与体态变化着,从清秀的男子变为玲珑柔美的女性线条。
Grandmaster的眼神让Thor的指甲深深陷入手心 。他怎敢这样看着阿斯加德高贵的二皇子、他疼爱的弟弟。像这种轻浮之辈根本不配与他们有任何交集。

“父亲——”他焦躁地开口。
“Thor。”Odin打断他。“约定已经达成,我们这就回去。”
“什么!?”Thor震惊道。他们连这片土地的气候都还没适应,父亲居然要走?难道他想留Loki一个人在这里面对婚礼仪式?

“噢,为什么急着走?这里有不少好玩的…”Grandmaster对Odin说,他的眼神仍在好奇地打量已经变回男子的Loki。
“旅途奔波,九域仍有诸多政事要处理。”
“父亲!!”Thor大喊。他拼尽全部控制力才没有冲上去把Grandmaster的眼睛挖下来。他盯着Loki,对方露在外面的眼睛看起来不动声色,但Thor熟悉他,可以从中读出隐隐的惊恐——那让他的心脏要炸开了。
“至少…至少到典礼后!”Thor说,即使典礼这个词亦让他痛苦。
Grandmaster也顺带挽留了一下,Odin沉默片刻后点头。

“把新皇后送到宫殿去。”Odin转头对祭司说。
Thor不敢相信。才刚落脚,父亲就用“皇后”这个词来称呼Loki,仿佛他没有在漫长的岁月里养育过这个孩子。
Thor想跟去,被Odin用法杖拦住。他们僵持着,直到Thor紧绷的肌肉泄气地放松——他怕再争下去Odin会连典礼也不让他参加。

Grandmaster望着Loki被阿斯加德人护送而去。
Thor打量着这个男人——他不知道这宇宙长老的具体年龄,但是他脸上有皱纹,姿态亦透出一种沉淀许久的成熟气息,与Thor鲜活年轻的弟弟多么不相称。
Thor将唾沫咽进喉咙。


Thor在Grandmaster招待他们的宫殿里过了一个不眠之夜。
接下来的几天Odin也禁止他去探望Loki,说他会打扰仪式的进行。
Grandmaster陪同Odin在萨卡星游山玩水,Thor唯一能做的事则是在宫殿里急躁地乱走。他数次试图溜出去找Loki,都被守在典礼建筑四周的祭司拦下。

直到仪式开始的当天,Thor才看到了他的弟弟。
他们离得很远,中间隔着欢呼的人群。
不过四天,仿佛一世未见。

Loki站在这里最高的建筑顶上,金色的面纱,天蓝色的礼炮。
他看起来那么美。心脏在Thor的胸膛里激烈地鼓动。

Loki跟着两个身着淡金色法袍的大祭司从顶层往下走。
阿斯加德的花童将雪白与乳粉的花瓣洒在他踏上的道路。

Odin在阶梯的尽头等他。Loki把手臂搭在Odin的手上,Thor看到Loki颤抖了一下——平时他甚少得到父亲这样亲近的接触。
道路尽头是粗糙搭建起来的机械庙宇,Grandmaster穿着一件比平时稍微严肃、但仍然花哨的礼服。

Odin把戴着面纱的Loki交到Grandmaster的手里。
Loki想把眼神集中在他的新丈夫身上,但是尝试数次后下移落在了地面,仿佛在看地面上柔软起伏的花瓣。

几乎是同时,阿斯加德的歌者与萨卡星的群众一起发出了声响,庄严的歌声与杂乱的欢呼声混杂在一起。古怪的典礼顺利进行。
Grandmaster将蓝宝石制成的皇冠戴在Loki头上,牵着他消失在金色的通道尽头。

Thor一直盯着那扇在他们身后关上的门。光线消失。夕阳沉入海底。


回到阿斯加德后的数日里,Thor感到肢体的不协调。比如当他想要举起左手,却会被右脚绊住。他的身体仿佛丢失了某种非常核心的部件、失去了维持平衡的能力。

昨天夜里他梦见儿时的某一年冬季,阿斯加德下了罕见的大雪。他和弟弟一同跑过纯白的平原,Loki摔在松软的雪上,笑得脸色粉红,像含苞于白雾中的花朵。

Thor不明白那些花为什么必须开在别处。他想要抱着它——在他还是一个不及母亲腰部的小英雄时就这么想;他想保护那些柔嫩的花瓣,扎人的刺戳破他的皮肤也不放手——倘若他温暖的血液可以滋养它。

Thor的头脑中的迷雾挥之不去,直到Odin威胁他要废除王储也没有消散。
软弱。那是Odin形容他的词。
“父亲。”Thor出口的声音意外得平静。或许是激烈反应后暂时的松弛。“如果离开母亲,你会怎样?”
Odin脸上闪过一丝惊讶,仿佛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。

“…………但是Loki只是你的弟弟。”
Thor无言以对。


Loki坐在大床中央。
他本以为阿斯加德的寝宫已经够宽敞了,尤其是他兄长的房间——Thor从孩童时起就睡觉不老实,因而他的床巨大无比,每次睡在上面Loki都觉得漫无边际。
没想到这里竟然更为夸张:他房间里的床像海洋一样宽大,坐上去仿佛消失在海浪中心。

他不明白怎么有人可以忍受住在这种房间——这种过于宽敞,毫无安全感的房间。一切都大到不实用的地步,如果不是有天花板,他简直要以为自己住在野外。
Loki很想缩进床单下,被子或许能带来一点边际感。
但是他不敢。他需要在这里等他的丈夫,这是他们即将相处的第一个夜晚。

等待的过程中他忍不住神经质地挠着自己的手臂。面纱在脸上好痒。他头昏目眩。
这一整天他非常疲惫,希望这一晚能赶快过去。

终于房门被打开,阳光流入室内空气中的尘埃织出细密的网,Loki眯起眼睛。
Grandmaster走到他面前。
他为他取下面纱的动作很轻,轻到吓了Loki一跳——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它是什么时候被取掉的。

呼吸似乎容易一些了。

“Hey。”Grandmaster很随意地对他打招呼。
Loki紧张地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他平时伶俐的舌头不听使唤了。他感觉自己此时仿佛是刚出生的婴儿。
Grandmaster看着他,看到他心里发麻,然后忽然笑了。

Loki低下头,慌慌张张地开始脱衣服。
“哦,不,不是。”Grandmaster按住他的手,他看起来有点意外;他的手心是干燥的,有皱纹的,温热的。

Loki不知所措地看着他。祭司无数次提醒他初夜的职责——提醒他众神之父要求他必须做一个合格的婚约者。
“你们星球的仪式可真够长的。”Grandmaster轻松地说,让Loki紧张的样子显得很滑稽。“先休息吧,浴室在那边。” 他指了一下。

在Loki发愣时Grandmaster已经走到房间的吧台旁,从最高的架子上拿下一瓶酒。
“你要吗?”他问Loki。
Loki迷茫地摇头。Grandmaster给自己倒了一杯,然后往门外走去。
“我去看比赛。”他告诉Loki。“晚安。”

Loki洗了澡,换上熟悉的衣物,独自睡下。
他缩在被子里,忽然感到一阵不理智的恐慌:他很害怕有人会突然出现,把他从柔软的被子里揪出来,脱个精光。
然而房间里一直没有动静,除了他自己时而尖锐的呼吸声。
筋疲力尽后,他终于睡着了。


醒来时他感到眼前有金色的光,下意识以为是Thor的头发。
然而视线清晰后,那只是萨卡星的阳光落在金色的枕头上。

起身洗漱的过程中他仿佛灵魂出窍,像隔着一层纱在看自己:自己在洗脸,自己在更衣,自己迷茫地站在房间的中央。

“阿斯加德人。”
Loki惊得跳起。一个粗壮的女性忽然打开了他的门。他感到私人空间被侵犯了。

“Grandmaster让你去用餐。”女人说。
Loki点点头。她懒洋洋地说我在外面等你。
他像打仗一样飞速换上外出的衣物。

阿斯加德人。他想。在阿斯加德,所有人都尊称他的母亲为女王陛下。 



这表情萌炸了

ヽ( ̄ω ̄( ̄ω ̄〃)ゝ